找回密码

“煤改气”、环保高压、政策迭代、经营不善逼退陶瓷厂,近三年全国净减少211家陶瓷厂

2020年,新一届“陶业长征”调查统计出了一组惊人的数据:短短三年时间,全国净减少211家陶瓷厂、504条生产线,缩减幅度达到了全国陶瓷厂、生产线总量的15%。

这是一个怎样的概念?要知道全国第一大建陶产区“广东”,2020年仅有174家陶瓷厂;全国第二大产区“福建”,2020年也仅有435条生产线。

如果再对比2014年巅峰时期的产能数据,六年间全国净减少297家陶瓷厂、861条生产线。

除此之外,还有一组难以具化的数据更加怵目惊心。2017—2020三年时间内,通过并购、拍卖、租赁等方式易主及重新被盘活的陶瓷厂数量,保守统计亦超过了15%,有的陶瓷厂甚至多次转手。也就是说,过去三年,仅有不到70%的陶瓷厂安然健在。

陶瓷行业洗牌之剧烈,达到了近20年之最,如果说过去的陶瓷厂是一家家的退出,那么现在的很多陶瓷产区,是一个工业园、一个工业园的消失。数据显示,过去全国(大陆地区)仅有北京没有陶瓷厂,而现在没有陶瓷厂的省份,全国(大陆地区)已经达到了4个,分别是北京、西藏、青海、海南。

“煤改气”、环保高压、政策迭代、经营不善等是陶瓷厂退出的几大重要原因。


市场需求萎缩,或许是陶业最大的误判

最近几年,大量的腰部、尾部陶企营业收入急剧下滑,行业总营收亦大幅萎缩。业内普遍认为,这是产能极度过剩、市场需求萎缩、产品严重滞销所致。

市场需求真的萎缩了吗?

我们先来看一组房地产数据。2010—2019十年间,无论是商品房销售面积,还是全国房地产开发房屋新开工面积整体上均呈现增长态势,并没有任何迹象能够表明,消费端对瓷砖的需求量呈现下滑之势,甚至从数据反馈的信息来看,下游房地产市场依旧繁荣,势必需求更多的瓷砖。

再来看看农村市场的变化,虽然没有官方数据能够直观反映农村市场对瓷砖需求的增减变化,但在过去的2011—2020十年间,我国屋面瓦(西瓦、青瓦)生产线及产能持续增长,说明农村新建及翻新房屋的增量较大。对于这款重度依赖农村市场的建陶产品而言,如果农村市场需求萎缩了,何来生产线及产能的连年增长,更何况中国的城镇化建设依旧如火如荼。

通过对近三届“陶业长征”全国陶企数量、生产线数量及瓷砖产能规模的数据对比,虽然陶企数量、生产线数量大幅减少,但如果抛开外墙砖、广场砖等户外用砖,室内砖的产能并没有明显萎缩。

外墙砖由于高空脱落,造成人员、财物损伤的现象时常发生,受各大城市“限制高楼贴砖”的政策影响,外墙砖品类遭遇了灾难性打击——对比2014年的产能数据,六年间全国外墙砖由589条生产线、647.65万㎡日产能骤降至313条生产线、337.89万㎡日产能,年产能缩减近10亿平方米。

值得特别注意的是,2017年我国陶瓷砖日产能同比2014年减少107.575万㎡,迎来近20年以来的首降,但鲜为人知的是,2017年我国仅外墙砖日产能同比2014年就减少了167.77万㎡。

这意味着,抛开外墙砖品类,其它类陶瓷砖产品产能规模在2017年达到新的巅峰,同比2014年不但没有缩减,日产能反而还增长了60.195万㎡。

2020年新一届“陶业长征”调查数据显示:同比2017年我国陶瓷砖日产能由4396.025万㎡,再次下滑到3974.315万㎡,缩减了421.71万㎡。但如果剔除外墙砖品类,其它陶瓷砖品类日产能仅仅减少了276.075万㎡,萎缩幅度为7.16%。

表面上看,2017-2020三年间,我国室内用瓷砖(除去外墙砖)日产能首次遭遇萎缩,但仅仅一个广东产区在过去的三年间就因“煤改气”、“环保提标”等政策因素,瓷砖日产能减少231.62万㎡;山东临沂亦因为环保整治、退城入园、“煤改气”等政策因素,在过去三年瓷砖日产能减少116.7万㎡。

换而言之,过去三年,仅仅因为“煤改气”、环保等政策因素,广东省和山东临沂的瓷砖日产能就缩减了348.32万㎡。对比之下,其它未受产业政策影响的陶瓷产区,在过去的三年时间内,室内用瓷砖(除去外墙砖)日产能总体上仍是微幅增长的。

综上种种数据表明,无论是瓷砖市场需求,还是室内用瓷砖(除去外墙砖)产能规模均没有明显的萎缩或者减少,产能过剩问题并没有得到有效缓解。2020年,广东陶瓷因为“煤改气”导致大量的生产线及产能退出,但此消彼长之下,刺激了江西、四川乃至山东淄博等其他产区销售的火热,以及瓷砖产能的新一轮扩张。


产能之外,被忽视的价格猛跌

不过,2017年以来,陶瓷行业大量的陶企、生产线退出,以及总营收大幅下滑亦是不争的事实。

实际上,得益于宽体窑、大产能生产线的大量技改运用,瓷砖单线日产能被不断刷新。过去三年间,全国瓷砖平均单线日产能已由2017年的1.47万平方米提升到2020年的1.63万平方米,平均单线日产能提升幅度为10.88%。

在总产能小幅下滑的现实背景下,瓷砖单线平均日产能的提升,势必会挤兑一部分落后产能的生存空间,这是过去几年大批生产线退出的重要原因之一。

据2020“陶业长征”最新调查数据显示,河北省瓷砖平均单线日产能已达到惊人的3万平方米,山东临沂瓷砖平均单线日产能亦高达2.8万平方米。并且在2020年,陶瓷企业技改建新线的热度高涨,全国新建、技改生产线超过110条,以大产能生产线居多。可以预见,在未来几年内,还有大量产能落后的老线将被淘汰退出。

行业总营收的持续下滑,最核心的原因或许是瓷砖单价的猛烈下跌。一线品牌降维打压、二三四线品牌价格战愈演愈烈,这种“刺刀见红”的激烈价格战,使得很多品类价格下跌到有史以来的最低谷。

在“陶业长征”调查过程中,有的产区800×800mm抛光砖已降至11元/片,600×600mm仿古砖不到5元/片,300×600mm瓷片2.7元/片……价格只有更低,没有最低。

据《陶瓷信息》报初步了解,2017年有产区400×800mm规格中板价格高达10元/片,而2020年下跌到7元以内,跌幅超过30%;800×800mm通体大理石瓷砖2017年在很多产区还能卖到23-30元/片,而在2020年就降到了16、17元/片,跌幅亦超过30%……


“傻子”都能挣钱的时代一去不返

自2014年“陶业长征”以来,六年间全国净减少297家陶瓷厂,每一家陶瓷厂背后都牵涉成百上千名从业者及家庭,残酷的洗牌令人扼腕叹息。

梳理这些退出的陶瓷厂,他们中的大部分拥有相同的特征:一、企业发展滞缓,产品结构、产能规模在过去几年没有任何的调整变化;二、墨守成规,在消费需求与产业发展形势已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背景下,对市场及产品升级的反应速度较慢;三、产品结构、渠道结构单一,应对市场竞争的唯一手段是“价格战”;四、思路老旧、创新乏力,企业发展后劲缺失,面对各项经营挑战手足无措……

在产能激增、需求爆发式增长的年代,大量资本跨界进入陶瓷行业,只要有产能,“傻子都能挣钱”,但现在市场对陶企经营者的专业性要求显然越来越高,一批“业余玩家”囿于眼界和专业水平,逐步掉队。

反差巨大的是,2020新一届“陶业长征”,《陶瓷信息》报采访了大量的陶企经营者、决策者,对于产区发展前景、企业未来方向等同样的话题,优质企业看到的是希望和方向,并按计划创新发展;日渐式微的企业满腹牢骚与抱怨,看到的是行业夕阳,对于企业经营得过且过、听天由命。

纵观各大陶瓷产区,无论外部环境如何恶劣,总有一批优质企业能够越做越强,发展速度与企业的健康良性,明显优于同产区的其它企业。正如陶瓷行业当下的大洗牌,除了龙头企业的高速扩张与增长,总有一批“黑马”与独角兽能够闲庭信步,笑看当下。

此外,在2020“陶业长征”调查途中,调查组发现大量的中小型产区,因为缺乏产业配套、产品配套,再加之先天条件不足,导致发展空间捉襟见肘。新时期,陶瓷产区的洗牌同样激烈,那些盲目招商引资,又缺乏科学合理规划以及持续性政策扶持的陶瓷产区正在走向衰落和消亡。


陶业“换血”,龙头企业进击

当然,通过新一届“陶业长征”,我们也看到了建陶行业发展积极向上的力量:全行业产品创新及产品结构更加多元,特别是岩板的爆发式发展令世界为之侧目;瓷砖的应用、设计与展示水平再次显著升级;得益于持续的环保投入与治理,大部分陶瓷企业的厂区形象焕然一新;更多的陶企高擎“高质量发展”的大旗,在智能化、绿色化、科学化的道路上迈出一大步……

从产业格局来看,经历了过去几年的洗牌迭代,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龙头陶企、区域龙头陶企的持续扩张与增长态势,令人欣喜。

2019年,唯美集团营收首破百亿元,成为陶瓷砖行业首家“百亿陶企”,如果不出意外,2020年唯美集团营收依旧能够突破“百亿元大关”,建陶行业曾经遥不可及的“百亿梦”,在这个剧烈的洗牌时代一朝实现,并且在未来五年内,新明珠、东鹏、欧神诺、蒙娜丽莎等头部企业均有可能成为“百亿级”陶企。

在2020年“陶业长征”调查统计中,我们还看到唯美、诺贝尔、东鹏、欧神诺、蒙娜丽莎等一批龙头陶企仍然在大肆跑马圈地;屋面瓦龙头——九方瓦业在2020年一口气新建两大生产基地6条线,形成全国7大生产基地19条生产线的产业布局;江西华硕陶瓷集团、太阳陶瓷集团、瑞阳集团同样在2020年通过新一轮的产能布局,阔步迈向“30亿级”。此外,还有一批表现亮眼的“独角兽”企业,如大角鹿超耐磨大理石瓷砖独辟蹊径、弯道超车,布局新基地,实现产能新扩张……

在产品品类方面,中板、地铺石、岩板、功能砖等新品类层出不穷、花样百出,品类划分进一步细化,为延伸产业边界与开辟新的应用空间提供了新的助力,一批创新型陶企抓住新机遇,发力新品类,奠定了新的江湖地位,企业经营扶摇直上。

创新一小步,发展一大步。2020年“陶业长征”不仅再次重新梳理了全国陶瓷砖产能概况,更密切关注了全国1155家陶瓷厂的经营百态。总体看来,陶瓷行业入门门槛逐年提升,陶瓷企业、从业者均迎来大规模的“换血”——大量故步自封、暮气沉沉的企业及从业者,被创新、活力、专业的新锐力量和实力劲旅取而代之,生存空间日渐收窄。

适者生存、优胜劣汰,不仅仅是大自然的生存法则,更是近些年陶业剧烈洗牌的真实写照。

文章来源:陶瓷信息

原文标题《三年全国“消失”211家陶瓷厂504条线,多个品类价格猛跌超30%》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