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陶瓷江湖的三个侧面:繁华过后,返璞归真!

本文作者/毛国中
陶瓷财经总编辑,建陶产业深度观察15年,
忠于优质原创出品,推动产业数据化决策资深媒体人。

 

2017年6月1日,陶瓷财经内参公众号发表“创刊词”——《陶瓷的时间与空间》,提出用理性和建设性,去探索陶瓷的更多可能性。

这或许与我本人观察产业的视角、思考产业的思维方式有很大关系,我更愿意从企业家的原生环境、企业成长历史、产区格局和文化背景等着手去探索行业不为人知或鲜为人知的角落,同时从产业经济和社会经济、产业链供需法则去寻找迷宫的出口,或者还原陶瓷的当下。

如果要做到这些,就必须要有一个非常坚定而严谨的前提:调研,分析,说真话!

与此同时,这样的传播定位亦会带来一些现实的问题:1、出品率不高,内容无法高产;2、遭受批判和抗议的概率要比媒体同行高出很多;3、与广大需要盲目唱赞歌的企业形同陌路;4、最终逼迫自己走出劣币圈;5、成为非主流!

事实上(陶瓷媒体)这个圈子也没有主流——它在一团和气及糖果的侵蚀之下,逐步成为一条诡异需求链上血糖偏高的寄生虫:企业需要媒体团长枪短炮造势,“记者”沦为发稿工具!这一链条在(供需双方)相互不尊重的前提下最终变异为人们眼中的媒体怪圈。

这个怪圈,便是行业侧面之一。即便它如此不堪,但如我等非主流们即便低产亦必须低调地活着,因为媒体圈欠行业一个合理的产业解释!

最近行业发生了不少事,比如欧神诺公司的高层人事变动,我习惯性地将思绪拉向与这些事有关联的更早些时候。

3年前帝王洁具并购欧神诺陶瓷,一番蛇吞象之后对外宣称为:合并、联姻。亦有人说欧神诺成功借壳帝王!这些都是“美言”而已,二者走到一起,更像是一场婚姻押注:实力派青壮年“倒插门”资本小户。

当时也有各种非议,但随后的3年,这场婚姻获赞无数。

3载蜜月。背后是皆大欢喜的高歌猛进,是资本力量在传统陶瓷制造业淋漓尽致地发挥,也一度是行业1+1>2的佳话。

时年帝王洁具营业收入2亿+,欧神诺20亿+,双方一番云雨之后,直冲云霄突破50亿+;

但这种快感该如何持续?

剧情总是跌宕反转。随着此次人事震动,线上线下舆论发酵。

这个在产业经济学里欠缺的标准解释(因为它根本不是股权大战的坊间谬论),不知道能否以婚姻和家庭的经营常识来敷衍地解释一次:如果没有出现偏离家庭共同利益的出轨和精神背叛,各种争吵的初心依然是为了家庭更好的发展,一切都是琐事,在今天或许“谁出局谁控盘”更像是舆论自嗨,我们不妨把事件往时空里放一放,3年5年甚至10年8年回头来看,一切似乎并不那么重要,因为它终将走向所谓的规则里,而且还将在市场的统考之下独立完成自己的家庭答卷!

由于很多人对成败的定义和追求不一样,所以很多评判便显得无足轻重,沦为谈资而已。我依然认为,(起码在当下)这是帝欧的家事,是被舆论过度解读的日常经营调整而已。

相反我更关心的是未来帝欧系能否继续保持高增长或者转入负增长?董事会及各级决策层,最终将带领帝欧走向何方,这里面没有意气上的输赢,但它关系到帝、欧联姻的最终得分,它能否成为真正多赢的经典案例,这才是对帝欧系的终极考验。

岩板已经热透。

我认为它的出现是科学技术进步的重要产物,它是陶瓷材料迭代过程中出现的“新拯救者”,必将为行业注入新的活力。

我们都不希望它过早地步入“劣币驱逐良币”的尴尬,而应该需要理性思维、从全产业链的供需和装饰消费升级趋势中,(让各个企业)找到合理的出路,并非需要用一批“先烈”去领出一众“热血敢死队”。

历史中的抛光砖、全抛釉、大理石瓷砖、微晶石、地爬墙现象导致的瓷片萎缩等等,都是技术创新和消费升级带来的材料迭代。

抛光砖亦经历了从渗花砖到普拉提和聚晶微粉的迭代,全抛釉亦从本身进化到金刚釉,包括后来细分出来类似于抛釉但又不同于抛釉的大理石瓷砖,每一次材料创新都带领行业从价格战中走出困境,然后再迎来新一波价格战。

似乎只有通过材料的创新迭代,方能冲散价格战怪圈带来的迷茫。

这里我们要回忆的一个侧面,是12年前李志林扛着大理石瓷砖这面旗帜突出重围占领了一座小山头。

彼时大理石瓷砖和当下的岩板新品类一样,出现了两大阵营:一是大部分观望、质疑或者不屑一顾的企业;一部分是快速跟进、高度效仿的企业或品牌。最终除了简一的精工级系统在市场大战中获得了绝对地位之外,也的确培育了一些找到了自己市场定位的品牌。亦包括绝大多数品牌纷纷推出“大理石瓷砖”系列产品,因为这个品类已经培育了庞大的消费基础。

简一为什么没有成为大理石瓷砖的先烈,因为李志林对市场的认知和战略、战术,是对市场反复调研、对消费迭代精准把握,并用魔鬼级独立制造体系和精通消费者认知的营销体系,持续推动增长并成为引领市场的符号性代表。

需要提醒的是,他(简一)专注于某一部分(阶层)用户的供应和服务,这里有冷静的激情却不是盲目热血。岩板君们可借鉴但不建议盲目效仿。

与大理石瓷砖的装饰材料属性不同,岩板具备跨界的独特气质,因此我们不仅要对装饰需求进行调研预判,还要对家具、高级定制甚至多元需求方,进行全方位了解,并作出科学有度的探索。

比如,石材商们怎么玩岩板?经销商能玩转岩板吗?哪些落地服务商在将岩板变成家居成品?岩板如何进入高端装修市场?超薄岩板成熟之后还会有哪些可以玩的跨界渠道?等等这一系列问题,一方面与岩板制造能力升级和品质有着重要关系,另一面就是对市场和消费需求保持敬畏,不能再像家具面板的中小规格岩板那样盲目乐观了!

另一个与大理石瓷砖和岩板相关的历史侧面,今天有必要重温一下:3年前高时石材与简一之间基于材料名称的诉讼,如今在陶瓷砖科技能量的进一步渗透之下(尤其大规格岩板风靡之后),已是风轻云淡。因为市场和用户是检验商品的重要裁判。

而且,上一周高时石材的高层亦到访佛山洽谈岩板材料的合作事宜,同样回过头去看时空中的那场诉讼,根本不足挂齿甚至觉得有些忍俊不禁。难道这就是科技与商业跟我们开了个玩笑吗?

繁花落处秋风凉,掌声盛时耳目荒。

千年大业窑火盛,顺势竞发再图强。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