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陶博会与中陶展背后的产业集体焦虑!

毫无疑问,在过去的一周,佛山陶瓷从未如此热闹并备受关注!

陶博会和中陶展的交互与重叠,近一年以来,在外界各种质疑、观望中,在双方互掐到各自安好顺利举行,它们终于各自实现了自我突破!

陶博会携16年30届深厚积累,借势企业总部聚集的优势和多年来国内外采购商资源的开放,以面对面采购洽谈的精心组织,赋予参展商更多商机和成交。尽管受展馆面积制约,但强大的软实力,非朝夕所能成就。

中陶展气势如虹,携国内建陶名企同步登场潭州国际会展中心40000平米的展馆,以梦想的力量集中展示了中国建陶产业当下的技术水准。尽管边程以“60分”给它作出评价,无论谦虚,却似乎仍有更大期待。

值得肯定的是,在前期冲突与争吵中的双展,最终回归到市场竞争的规律中,相互激发了各自的更多潜能,将各种争议束之楼阁。

陶博会、中陶展展馆同城相聚数十公里。(图片来自专诸)

 

但仍有不少让我们失语和无所适从的事情伴随左右:

一来自郑州的哥们,从季华西路绿岛湖的米亚酒店打车去到潭州馆,看到眼前的气势心潮澎湃。结果操起电话脸就变了:对方告知是华夏陶瓷城的陶博会。“到底有几个陶博会嘛老板?”这哥们手里攥着的是中陶展的会刊和指引资料;

南顺芝应该是双展期间最为奔波的老板。作为参展商,金尊玉在陶博会的中国陶瓷城、华夏陶瓷城两大展馆以及中陶展所在地潭州会展中心均有展位,而他的团队也被分成三个小组,各守一方。这种豪气的背后,不仅是对市场的期待,更是这个行业残酷竞争的真实写照;

各种媒体连日奔波赶场,满头大汗,盘缠倍增和拥堵的时间背后,谁曾用心打量了我们安身立命甚至国富民强的陶瓷产业?

几个月以来,各大微信群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变成中陶展和陶博会双方发声的平台,其他人多数沉默不语,气氛尴尬至极;

身边的很多人在被问及两大展会怎么样的时候,各自一幅世故圆滑之状,连连摆手“不好说,不好说!”到底有什么不好说?笔者似乎也觉得不好说!

无关立场,一群人就这样无可避免地与这样的佛山陶瓷会展业发生了各种故事与情绪。

 

我们把时间回放到16年前,佛山陶博会创始的2002年4月18日。东平河畔醒狮腾空,彩旗飘扬,中国陶瓷城发起承办的佛山历史上第一届陶瓷博览交易会破土而生。后历经“双城记”、托管于“洋管家”(德资背景的佛亚展览)以及后来由中陶城独家承办,这些年曲折艰辛,为佛山陶瓷走向世界立下了汗马功劳!这是无可争议的产业历史,我们无法回避的事实。

而另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就是当下的双展竞争。中陶展从广州琶洲移师佛山潭州,以“搅局者”的姿态,于各种关注、争议中打破了以往的会展格局,人们第一次见到了行业名企集约参展的局面,同时也给更多同行以参展的机会,弥补了此前陶博会因场地有限的先天不足。

如此,此前的冲突似乎演变成了一种促使行业进步的力量。

事实上,更多人关注的是:既然(陶博会)高擎陶业复兴的伟大旗帜,(中陶展)誓言打造“东方博洛尼亚展”,我们还能不能做得更好?此役之后双方还可以进入到“1+1>2”的大多数陶瓷人期望的状态吗?

起码我个人是不愿意看到再次出现本文前述的各种无所适从,不愿意看到行业大佬们因为展会而耗费精力,忽略了陶瓷的诗和远方。

而作为泱泱陶瓷产业的同行者,无论职位高低、身份异别,作为大多数的“非当事人”,我们亦当跳出纷争,不应以看戏和投机的心态来“坐观虎斗”。坊间传闻的“他们斗得越厉害,对我们越好”之辞,确有失大局和体面。

一场几万人用海量心血和巨额财富堆砌的陶瓷展会盛宴,看似风光。其实背后呈现的是这个产业转轨时期的集体焦虑,它交织着梦想和失望,交织着名利和彷徨,交织着市场巨变、渠道分裂和各种新旧模式冲突带来的严峻挑战。

整装公司、工程集采、互联网时代的模式变革、消费者的价值观,这些无法轻易获取的端口正在深度困惑着广大经销商和厂家,我们却在自嗨,却在内耗。

 

在陶博会和中陶展如火如荼地竞演期间,美国封杀中兴事件的发酵,舆论四起,无外乎没有“芯”的切肤之痛!当年博洛尼亚展封杀或者限制中国企业参展,历年来各大瓷砖消费国对我们的产品进行反倾销的时候,我们似乎也感受到了一种“不公平”的愤怒。但这种“不公平”,却是建立在市场规则尤其是知识产权的法律基础之上的。

我们的陶业复兴和东方博洛尼亚展,最终不是英雄情怀和雄厚财富决定的,也不是我们谁先谁后可以理论的!抛开商业伦理不谈,最根本的问题在于三个方面:一是陶瓷产品原创设计并付诸于商业转化;二是我们的核心装备技术要通过自主创新摆脱对海外的依赖;三是我们的展会本身,能否将各方优势集中到一起,合力突围。

 

举目四望:我们的设计公司一版多卖,我们的媒体传而不达,我们的企业骗取设计稿、抄袭同行,我们的协会、企业各种股份交织于展会之中不能自拔,我们的工厂竟然让一级品合格品压仓库存低价倒卖,成就无数“特价砖”反攻自己的终端渠道……最后还要互相指责、指点江山!

 

举目四望,广州设计周就在家门口,博洛尼亚远在万里之外,厦门石材展已登世界巅峰,1957年创办的广交会比我们大多数陶瓷人的年纪还大,2017年广州建博会有人连鞋都挤掉了……这些成功的会展平台一位难求却令全球参展商趋之若鹜!我们的陶瓷会展连自己都没有征服,何以征服世界!

此前,尽管从未就双展发表过任何看法,但整个过程中的观望和期待一直存在。无关利益,仅仅是本人和大家的想法一致——我们希望有自己的“博洛尼亚展”!而今这样的梦想看来似乎有些遥不可及:

因为我们的产业大而不强!从产品同质化到公司同质化,空间及品牌诉求千人一面,核心技术装备研发创新不力……

因为我们的会展大而不强!专业人才欠缺、营销活动及会议质量普遍低下,策展团队思维传统尤其对行业认知不深,根本无法厘清中国陶瓷产业的优劣。这些必定是我们当下最突出的问题!

若多方力量携手共进,中国陶瓷人创新不懈,专注原创,尊重知识产权和商业伦理,将策展建立在行业认知及统筹规划的科学前提下,即便最终不是博洛尼亚展,也是自豪的!

顺便提一句,近年来取得巨大成功和影响的广州设计周,前期都有广州四套班子的大力支持和站台,后来成熟之后领导们才逐步淡出到幕后。而陶瓷会展的现状似乎过于尴尬!

笔者人微言轻,尚能熬夜书写,我想亦是这个行业的魅力所在吧。下面是大家的留言时间,各种建议各种吐槽一起留下吧!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