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现在是投资艺术瓷最好的时机吗?

现在是投资艺术瓷最好的时机吗?

这个问题我想现在很多藏家与机构都在存疑,自2012年12月开始的中央反腐倡廉行动,从“十八大”的闭幕一直持续到“十九大”的开幕,这个“新常态”引发了包括艺术瓷在内的中国艺术品市场最新一波的遇冷,这个冰河期会在“十九大”闭幕后破冰吗?我想谁都不会在这当口“妄议”,尽管大家心里都存有一个预期。

我认为有必要重申我的一个观点:真正拉高艺术品(包括艺术陶瓷)市场价格的幕后推手,并非我们曾经归咎的“雅贿”需求,而是金融危机时期实体经济的困境导致投机资本向艺术品市场的汹涌澎湃——我们因此可以判断,景德镇艺术陶瓷市场今天的萧条只是暂时性的风险规避,一大波投机资本将会再次来袭,包括艺术陶瓷在内的艺术品很有可能再次成为资本藏富的秘密山谷。

从金融的角度审度艺术瓷的市场需求是非常必要、也非常有意思的。

比如就我对人民币目前的表现来看,我认为人民币的价值是被低估了的。人民币与美元挂钩至少已有十年,并且在未来也将保持紧密关系。换句话说,中国这些年累积、创造的利润无法转化成持续增长的国际购买力,因此,中国超级富豪愿意把财富用于购买中国艺术品,对中国的富豪而言,可以触摸的资产又一次战胜了金钱。

资深媒体人、陶瓷评论家黄茂军

我手头有一个数据:从2005年1月到2008年2月,《艺术市场研究》的指数每年增长381%,这本身就说明了问题。因为那三年的中国经济正处在亚洲金融危机的旋涡中,这是艺术市场上前所未有的现象,即便是伦敦和纽约的西方艺术市场上的操纵行为也不能与之相比。

在实体经济陷入困境时草率投资艺术品,中国并不是唯一一个这么做的国家。21世纪在前进,中国的通胀也随着GDP的增长而攀升,让储蓄变得没有太大的意义,“毕加索银行”——或者中国的“傅抱石银行”——似乎是更安全的储蓄之家,与普通的投机手段相比,把钱放在这样的“银行”,也许会有可能获得更好的回报。

我认为有必要强调的是,我所重申的这个观点——就是“实体经济出现困境导致投机资本进入艺术品市场”——适用于艺术品市场的收藏界,这几年国际艺术品、尤其是经典的国际艺术品价格飞扬,基本上都符合这一观点。但我们还得注意到国内艺术品市场出现的另一片新天地,那就是以消费为导向的新一波行情有愈演愈烈之势,这样一个趋势,是完全与经济的景气指数呈正比例挂钩的。

2017年上半年中国的经济运行情况非常良好,投资、消费、出口动力强劲,企业利润大幅提高,困扰决策层的资本外流压力大大减轻,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由贬转升。这样的表现应该不是献礼性质的,而是一个中国经济下行线停止探底,又一轮经济景气周期的开始。

FT投资参考(FTCR)最新出版的中国消费者信心指数达74.6,为历年调查的第二高。仔细分析不同年龄段的信心程度,强烈的增长动能事实上来自于18到27岁的“90后”——18到27岁在该调查中被列为最年轻的调查群体,但他们对整体经济、家庭收入、可支配所得的信心增长速度,甚至快于年纪最长的调查群体(指35岁以上)——2013年,最年轻与最年长群体的消费者信心指数差距只有4.1,但从最新数据来看,两者的差距已拉开到9.2。

FTCR分析背后原因,认为“90后”年轻人出生于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时期,和上一代相比,能够自由选择工作、购物,拥有更多经济上的选择;其次,科技力量也是信心增长的推力。例如阿里巴巴和腾讯开发的各种工具,主宰了城市经济的进展;再者,整体消费信心水平提升和去年经济趋稳、房价暴涨也相关,虽然身为最年轻的调查群体,18到27岁的年轻消费者却同样受到房价暴涨的刺激而提升消费信心。

这一波以消费为主导的艺术品市场行情,肯定是80、90后唱主角的,不然不会有“得80、90后者得天下”的说法,不过我的经验告诉我,艺术品一旦进入投资领域,也就是在收藏这块,一直表现很理性。

最近几年各商业银行纷纷针对高净值客户的特点,开发专门的产品,提供专门的理财咨询和资产配置等服务。曾经有某商业银行负责私人银行客户端的领头大哥跟我说:其实你们景德镇的艺术陶瓷我们是可以帮着推推的。这个美好的承诺迟迟没有兑现,我等了一阵,最后没忍住就去追问了,没想到对方的回答是他们的市场调研显示:私人银行客户对景德镇艺术瓷普遍不感兴趣,有的甚至直言这不是一个优质的资产……

按理说,艺术品是一种重要的资产配置,在中国艺术品市场中,还有哪种艺术品能有艺术陶瓷这样拥有自己的定价权的呢?艺术瓷为什么成不了一个优质资产?

我们应该先厘清一个概念,那就是那些高净值人群其实是中国最懂生意经的一小撮,他们最看重也最擅长的就是“物有所值”,尽管一般的高净值客户财富,达不到王健林那样在遴选艺术品时可以聘请投资顾问团队,但一般市场面上的行情他们还是会去了解的,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景德镇艺术瓷的溢价状况。

景德镇艺术瓷要想突破这个瓶颈,需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先不要说保值增值,先问客户喜不喜欢——我们应该认识到,所有艺术品的消费都是建立在喜欢的基础上。如果加上美术和市场风尚知识的教育,个人的品味和鉴赏能力随之提高。经过循序渐进的介入和积累,人们只有越来越懂行,才敢进入到市场买贵一些的艺术品。

某日茶叙,与来客聊到我对艺术品市场的研判,对方问:你为什么敢如此肯定现在是投资艺术品最好的时候?我用了一个“消费启蒙”的概念回应他,并以楼市车市为例予以说明。

中国楼市并非从一开始就陷入炒楼的泥淖,和所有因国家经济突飞猛进而人民逐步富裕的社会一样,我们也经历了“第一套商品房”、“第一辆私家车”、“第一次因私出境旅行”和“第一次全家自驾游”这样的乍富过程。这其中,楼和车是一个家庭富裕的表征与标配,乍富之后,是似乎无穷无尽的“上台阶”式的换代更新。环顾一下自身与周边,你现在所住所行,还是你最开始的“第一套房”、“第一辆车”吗?

中国社会发展到今天,已经进入到一个“仓廪实而知礼节”的环节了,所谓“新时代”,不仅是一个政治层面的,更是一个文化层面的,很多中国家庭其实已经或正在拥有它的“第一件艺术品”。

日前,有媒体报道艺术品市场在深圳的发展过程,记者用著名的“深圳速度”来形容之,说:种种迹象表明,(深圳)这座以经济活力和金融创新著称的新兴城市,正有望成为继北京、上海之后,中国当代艺术的又一核心重镇。

“这里正聚合着中国最具规模的投行、IT、高科技产业的精英矩阵,他们受过高等教育,善于理性思考,容易接纳新生事物,对当代艺术没有成见。同时,在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及苏富比、佳士得等国际艺术机构近在咫尺的熏陶下,不少高净值人群开始将艺术品列为资产配置与家族财富管理的重要目标。虽然普遍缺乏专业化系统化收藏,却也凸显深圳当代艺术市场的巨大潜能。”

据说,深圳新的艺术品买手多以投行人士为主,对艺术品认知度高,购买行为审慎理性,显著区别于市场早期煤矿老板的冲动型消费。但这批新兴投行藏家在投资理财的概念之外,更将艺术当作他们生活的有机构成,比如某位从华尔街回到深圳的女高管,要求自家客厅中那堵巨大的墙面,悬挂的是价位不低于八位数的艺术品。

如此极端的案例说明,深圳的艺术品市场,理性与不自信同步存在。

中国新兴的艺术品消费者明显处在一个“消费启蒙”的时代,他们要求艺术品明码标价,这是他们理性的使然,但他们的审美亦步亦趋地紧跟西方,这是他们审美能力匮乏的大暴露。

我手头有一份数据,根据贝恩公司与招商银行联合发布的第五份《中国私人财富报告》,全国个人持有的可投资资产总体规模已达到165万亿元人民币,是2006年的逾六倍。中国不断扩大的私人财富规模约为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两倍左右,成为现代历史上财富积累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中国高净值人群共持有49万亿元人民币的可投资资产,而且他们在如何投资以及寻求谁的帮助方面越来越成熟。

这份报告还表明,2009年,仅有36%的中国富人通过金融服务提供商管理财富。自那时起,中国富人管理财富的方式开始发生显著变化。如今,63%的中国富人依靠金融服务提供商管理国内金融资产,而这其中超过一半的人使用商业银行提供的私人银行服务。这些趋势为银行及其他财富管理机构创造了巨大的机遇,尤其是那些能够微调自家服务,以满足更多元、更精通科技、更具国际视野的高净值人群需求的机构。

显然,这是块巨大的市场蛋糕,我们必须对这个基本盘做出清醒、正确的研判,要有人去告诉那些埋头创作的艺术家们,你们的市场在哪里?同时也告诉那些收藏家,他们的目标在哪里?

艺术陶瓷有没有可能成为收藏家的目标?

2017年国庆中秋长假期间,景德镇陶溪川的“春秋大集”上似乎释放了一个信号,中国美术教育机构的所谓“八大美院”悉数到场摆摊儿。几年前,我曾经评论“瓷上敦煌”进入巴黎卢浮宫-卡鲁塞尔厅是陶瓷艺术的“登堂入室”,今天“八大美院”在景德镇的撂地摆摊儿,是不是预示着陶瓷艺术也已经“登堂入室”进入了中国、乃至世界的大美术视野?

这的确是一个以前没有过的盛况。迄今为止,在所有的拍卖公司拍品图录上,陶瓷都没有自己独立的存在,而是别别扭扭地在“瓷杂项”里栖身。陶瓷在收藏领域,要么就是古董,要么就是手工艺品,相比“国油版雕”,陶瓷绘画并没有进入大美术的范畴,而以陶瓷为表达语言的陶瓷艺术,好象也一直很难理直气壮地宣称自己是纯粹的艺术。

前几年我开始编《瓷画研究》时,注意到了类似中国美院这样的机构对陶瓷艺术的逐步认知与认可,后来中央美院的范迪安院长一次次在景德镇出现并很快让中央美院的一个分支机构落户陶溪川……我喜欢把这样的一个认知、认可的过程归为进步,所以我曾经很由衷地对这几年一直在推动“瓷画”概念进入大美术范畴的范敏祺说:你的努力没有白费。

在当下的审美理论中,艺术品和工艺品分属两个相近但不相同的体系。以瓷画为例,陶瓷绘画最早的时候显然仅仅是纹饰,以纹饰为主要功能的陶瓷绘画所产生的一般来说就是工艺品。它只负责审美,而艺术品则不仅仅局限在审美层面,它有更多更大的功能体现在哲学思想的表达上,你必须承认,艺术有它的先锋性,有逾越审美的文化担当。

关于景德镇陶瓷,我认为有必要厘清三个概念:景德镇传统陶瓷工艺、现代陶艺、陶瓷艺术——这三个概念目前在景德镇经常性地被混为一谈,尤其是后两种——其实现代陶艺中有更多的民艺成份,它的审美是个体的,一般不去考虑什么普世价值,不像艺术,生下来就是一副思想的嘴脸,总想着要教化、启蒙和主张。当然,我们不否认在景德镇存在着非常严肃的现代陶艺创作,它们是思想者的固化与物化,有着深刻的哲学表达。

有意识地运用陶瓷材料和陶瓷工艺进行艺术创作,这是一种自觉;能够灵活自如地运用陶瓷语言进行艺术创作,这是一种自由。目前在景德镇的陶瓷艺术创作活动中,无论是本土的还是外来的,无论是传统派还是学院派,陶瓷艺术创作的自觉性与自由度都是具备甚至成熟的,这是陶瓷艺术这个概念能立起来的根本。(文/资深媒体人、陶瓷评论家 黄茂军)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